固定每週四的meeting,因為明天有PhD學生的發表
所以本週的meeting被迫提前一天
說真的,上星期跟Chris說我這週會跟他討論的東西
包括Grounded Theory的討論和設計專題的討論(雖說是設計專題,其實根本就是以研究方式來做的設計專題)
由於Grounded Theory分兩大門派,我挑了Kathy Charmaz的理論來唸(其實Strauss和Glaser才是始祖)
但是我借的書太熱門,還沒唸完就被別人預約
而我買的書又還沒有到(事實上是今天meeting後回家才拿到書)
這部分,我真的也不知道該怎麼跟Chris討論
我也只能就我所知道的部分跟他討論
但是非常不完整,Chris聽我說完後直接跟我說,我跟他聊這部分就很像...
一個人從來沒看過football,我卻跟他一直聊football
要先跟別人聊某樣東西,就要先讓別人知道這東西是什麼
讓別人有個大概的概念,但是我卻沒辦法說出一個大概的概念
一本書10多章,我只唸了其中一章,也沒辦法說完整概念是什麼
後來他跟我說,那我如果要用Grounded Theory做我自己的研究,有辦法做嗎?
我跟他說應該可以,於是Chris又問我...那我為什麼想要用Grounded Theory?
呃...我一時也回答不出來,就愣在那邊,尷尬了幾分鐘
Chris跟我說要我好好想清楚這個問題
接著我們就討論我的設計專題,上星期他要我從The Dave Channel找相關的資料
但是我沒有TV,有Tv的朋友剛好又去美國,最後只能從網路上找
因為我要做的設計專題是主要給男性使用的emoticons
所以挑一些圖片是我覺得男性比較會討論的,像是運動類的競賽和賭博
阿...還有軍事方面的圖片,不過我還挑了一張王建民投球的分解照片 XD
我跟Chris說因為我跟男性朋友聊有時會聊到這些
而且我之前跟朋友討論,他們覺得這些東西能找出適合的意象
Chris反倒是對王建民那張很有興趣,接著他就問我如果是以王建民那張照片
我可以從照片裡面看到什麼東西做為我之後設計專題有用的資料
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說,照片只是分解動作而已
我看不出來有什麼東西,我就跟Chris說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可能是我看到只是表面的東西....
Chris看我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他就問我假如我是王建民
我投球從開始到結束,我的心情會是如何
嗯...我想投球的過程會是緊張的,接著是看打擊者
如果我投得很好,我會心理非常平靜,如果是K掉打擊者,我會很開心
但是假如被轟出全壘打,我想會非常難過吧
他就說我可以從這方向去思考看看...突然豁然開朗
最後是他看我的作品集,他問我裡面有多少是團體的有多少是個人的
因為我曾經在設計公司做part-time,他問我說從公司裡面學到什麼
我想了一下,我覺得在台灣做設計都是做給上面的人看的
應該是說設計好不好是一回事,重點是老闆喜不喜歡
因為老闆會想省製造成本,然後賺更多的錢
Chris想了一下也同意我說的,接著他問我說....有關表達的方式
我ㄧ開始不懂他問的問題...因為他用communicate這個單字
我後來才搞清楚他是問我從我的作品集中,我想表達的主題
以產品設計為例,看到的是產品,但是產品的造型想表達什麼
接著他拿他的名片,他就問我說我看他的名片的感覺是什麼
我先說...乾淨,內容很清楚,接著他問我說除了這些呢
我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他後來問我是覺得soft還是hard
我才發現我的平面設計非常糟糕,知道有些視覺傳達是好的,但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做產品設計時,主題一定是產品,背後的背景和產品是相呼應的
以英國O2的手機為例好了,有一款O2找來許多設計學校和設計大師共同設計的一款手機
名稱叫Cocoon,中文叫做繭...這款手機的構想是從大自然來
http://cocoon.o2.co.uk/ <-這是官網
但是它的產品介紹,用圖片就很清楚的傳達它是"繭",一個掛在樹上的繭
而我的作品集,卻非常的"簡陋",只是秀產品或作品
但是傳達什麼,會讓人看不懂...Chris雖然沒有明說,但是我知道他是在暗示
其實今天meeting後,我的心思很混亂,就像被雷親到一樣,腦袋一片空白,但是情緒卻很複雜
總覺得之前學的是白學的,也覺得我的眼界還不是那麼開,都是集中在某個小區域
事實上Chris也是非常厲害的角色,雖然他沒有PhD學位,但研究夠多又是系上大頭
要不然也不會有劍橋的PhD學生找他Viva
(今天看到兩位劍橋PhD學生的論文,超厚,我想我以後viva的委員也有可能是劍橋來的吧...)
跟在這樣的老師,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但相對的....壓力也好大
有失必有得...有得必有失....唉
創作者介紹
cyf

Life is short but lovely.

c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