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錯誤

10年前,1998年的大學聯考填選志願時,當我去作落點分析時,任何一家的落點分析都說我可以填到中興的科系,雖然化學考個80多分的超高標,不過我卻捨棄中興這間國立大學,而把大同工學院(現為大同大學)的工業設計放在前面,國中、高中同學還有當時一起補習認識的朋友對於我填選志願的方式很不能理解,當然,我也只是照著我自己的想法去填學校和科系。只是,我當時犯了一個意外的錯誤,錯認工業設計與工業工程是一樣的科系,於是就這樣開始踏上'設計'這條不歸路。

印象中,放榜的隔天,我向打工的補習班請假,一個人帶著緊張又興奮的心情,撘公車到中山北路三段的學校,當時系上剛好在進行整理工程。當我走到樓梯間時,看到樓梯間櫥窗的素描瞬間愣住,因為從小到大,我的美術一向很糟糕,尤其國中時美術課的素描,永遠是我心中無法忘懷的痛,我才知道'工業設計≠ 工業工程'。大一有個必修科目'素描',對於我這'升學制度底下'沒什麼素描底子的'藝術低能兒',想當然爾,這是一個痛苦的開始,非常不巧,當時上課的老師是師大美術系畢業的魏老師,因此我每週的素描作業永遠都是在50分徘徊。

我們每週上課都必須要發表自己畫的東西,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畫了一個黑色筆筒,當時我對光照射在物品上的概念不是很懂,因此傻傻的看著黑色筆筒,手中畫出來的東西是一團黑色的東西,下面只是有影子。那次,我想我應該拿了全系有史以來的最低分(別問我是多少分,我會害羞)。那時候擔任課堂上的助教是宜蒨學姊,她那時候看到我畫的東西直搖頭,後來在課堂上練習時,她會跑到我旁邊補充一些魏老師沒提到的概念,於是我開始才慢慢了解素描中'線體架構'和'光與影'的關係,直到期中考後,我的素描分數才告別'不及格'這位朋友。

就如前面所說的,當初我犯了一個意外的錯誤,錯認工業設計與工業工程是一樣的科系,因此大一上時,曾經考慮過轉系轉到熱門的電機,但是我物理普普,大學聯考也只是考到均標之上,尤其是電子學部份又不強,衡量之後,考慮轉到有興趣的資工,剛好當時班上有兩位同學想轉資工,於是我開始與他們一起買書自修C語言。說真的,一開始碰C語言非常痛苦,尤其又是自修,那真的是'霧煞煞',完全搞不懂語法是什麼,我就這樣開始學電腦程式,雖然現在還是三腳貓的工夫,但是我至少瞭解C、C++和Java的差別、概念和用途。

大一下學期懷著轉系的夢想,但是當時班上的同學-禹誠(現在在美國唸動畫設計,有機會可以到Blog旁邊'我的蒐藏'連結看他最近的作品),他將班上男生帶入瘋狂的電玩世界,當時流行Blizzard所發行的連線遊戲Starcraft,而我也陷入這瘋狂的虛擬世界。其實班上部分男同學會選擇唸設計是因為動畫和電玩的關係,只不過當時大部分的父母認為動畫和電玩沒什麼前途可言,因此設計系對部分同學而言,是追逐自己夢想的最後一道希望。由於這樣的關係,喚醒我在國中時想做遊戲的夢想,而且,我覺得全破人家設計的遊戲似乎沒有比別人來玩自己設計的遊戲來得酷,因此,我考慮轉系的想法開始動搖,直到提出轉系申請的前一刻,我又回來設計這條路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cyf

Life is short but lovely.

c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