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奇特的經驗,但我不要再來一次...

星期五,自己的身體就已經警告我生病了,因為出現一些感冒的症狀,像是喉嚨痛等之類輕微的現象,按照以往的經驗,我跑去買買成藥吃就好,說真的,英國的醫療系統如果不是那麼'糟糕'的話,我也會希望就像在台灣一樣,看個醫生打個針之類的。但英國可不是這麼一回事,首先必須要到所謂的家庭醫生(GP)那邊報到,由GP看診後會判斷需不需要轉診到大醫院去,而不是想去大醫院看病就可以看病。再來,按照以往的經驗,必須事先預約GP,不管是電話預約還是現場預約,我的經驗是等我預約好後,差不多要去看GP時,感冒都已經差不多快好了,所以要不要去看GP變成一個很尷尬的問題。

星期五上午我吃完藥之後就一直留在辦公室,不過到下午時,我開始發現我全身肌肉開始酸痛,很明顯的是我的病情似乎開始加重,我當時很想回家躺著休息,但我想到前一天答應等Anli和Rizal來完成Anli的訪談,於是我只好在辦公室等。兩點多時,準備要去Glasgow工作的David打通電話給我,請我幫他處理word的東西,處理完後,Rizal和Anli也先後到了辦公室,開始進行他們的訪談,而我送David走後就去旁聽他們的訪談,那時候我發現全身開始發冷,於是窩到一個暖爐片的旁邊取暖。邊聽他們的對話,我的頭開始有點昏沉,沒多久訪談結束,Rizal因為要牽車所以先離開,我和Anli聊了一會也就各自離開辦公室。

回家的路上,已經是下午5點半左右,天色早已經暗了,感覺週遭的溫度卻異的低溫,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感冒的關係,全身的肌肉緊縮在一起,尤其是肩膀和腹部,緊縮到我實在受不了那個痛苦,再加上四肢酸痛,每當冷風吹過,頭部感覺像被撕裂一樣,好幾次差點倒在路上,最後是怎麼走回住處,我已經沒有那個印象。一到房間,我整個人攤在床上,蓋起了棉被一會兒,我才意識到我手腳冰冷,頭似乎在發高燒,我動了動手腳靠近暖爐板,手腳的低溫似乎還是一樣,並沒有多大的改善,而我的頭開始昏昏沉沉,我想可能是高燒的原因吧。

大約是晚上快八點,我醒過來,手腳一樣冰冷,高燒似乎還是不退,不過頭腦似乎比較清醒一點,其實我也沒什麼胃口吃晚餐,烤了幾片吐司後就吃了一包藥後又倒下去睡了,第二次醒來是晚上11點多,我發現全身冒熱汗,手腳終於不再是冰冷的,高燒似乎還沒退,我又倒回去睡,就這樣昏睡了一天,中間也做了很多怪夢。睡了一天之後,情況好很多,高燒退了,頭也不會痛,手腳不再是冰冷的,只是感冒的症狀還是有。直到現在,我也多喝熱開水,盡量穿多一點保暖的衣服,不過這次的重感冒也給我一個非常奇特的體驗,但是,我可不希望下次再有這樣的體驗。

創作者介紹
cyf

Life is short but lovely.

cy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